《剪刀手愛德華》是一部由蒂姆?波頓執導的充滿奇幻色彩的電影,講述了一個名為愛德華的半成品人,他的雙手被剪刀所取代。他住在一個與世隔絕的古堡中,當被帶到文明社會后,與一個女孩子相戀,卻無法在一起。

Edward Scissorhands
《剪刀手愛德華 》

Edward:If the evening when the moon rises, the moon shines my doorstep, I hope to meet La Luna me a wish, I’d like a pair of human hands.
如果晚上月亮升起的時候,月光照到我的門口,我希望月光女神能滿足我一個愿望,我想要一雙人類的手。

? ? ? ? ? ? ? ? ? ? ? ?
I would like to hold my lover in my arms tightly at Wye Medium, even if only once.
我想用我的雙手把我的愛人緊緊地擁在懷中,哪怕只有一次。
? ?

If I have never had a warm feeling of taste, maybe I would not be cold; if I did not feel such sweet love, I maybe would not have to pain. If I did not encounter the kindpei girl, if I have never left my room, I would not know I was such a lonely guy.
如果我從來沒有品嘗過溫暖的感覺,也許我不會這樣寒冷;如果我從沒有感受過愛情的甜美,我也許就不會這樣地痛苦。如果我沒有遇到善良的佩格,如果我從來不曾離開過我的房間,我就不會知道我原來是這樣的孤獨。
??

If I do not have a knife, I can not protect you;if I have a knife, I can not give you a hug.
我拿著刀就沒辦法擁抱你, 我放下刀就沒辦法保護你。

I love you not for who you are, but for who I am with you.
我愛你不是因為你是誰,而是我在你面前可以是誰。

愛德華是一位發明家制造的半成品機器人,他聰明有才華、善良又溫暖、優雅有禮貌。當銷售小姐將愛德華從古堡帶回家,他的命運從此改變。

一開始,當人們發現他可以為自己修建草坪、精剪秀發,他們尊敬他、喜歡他、愛護他;但當愛德華開始相信人類,卻一次次被誤解、被傷害、被孤立。

他遇到了美麗的戀人,喚醒了寂寞的心,在朝夕相處中,他們彼此溫暖;他渴望擁有一雙人類的雙手,在她無助的時候擁抱她,可是他做不到。

詞匯:

doorstep:n.門階
tightly:adv.緊緊地
encounter:v.遇見,相遇
protect:v/n.保護
hug:v/n.擁抱

賞析:

第二句中“hold sb. in one’s arms”是一個固定搭配,意為“將某人擁入懷中”,而后面的“tightly”這個程度副詞“緊緊地”表達出愛德華的心愿之強烈。戀人擁抱的時候不但可以感知彼此的溫度,給對方以安慰和溫暖,更可以讓對方心安。這里體現出愛德華渴望擁有人類的雙手,像正常人一樣給予女孩深深的愛和呵護。

第二句后半部分“even if only once”將愛德華的愿望又一次拉進現實,他明白這種愿望不可能實現。但即使只有一次也心甘情愿。縱然對女孩的愛那么無望,他依然選擇默默守護。

第三句開頭“If I have never had a warm feeling of taste, maybe I would not be cold;”這是一句if引導的與現在事實相反的虛擬語氣,從句“if+主語I+動詞過去式had…”,主句部分用“主語I+would+動詞原形be…”。

“have never”表示出強烈的否定,映襯出愛德華濃郁的孤獨感,他正因為感覺到人類曾給予他的喜歡與愛,才更能對比出后來人們對他的冷漠與無情。他的心感知到了什么叫溫暖與欣喜,卻也因此品嘗了何為悲傷與孤獨。

第三段第二句“if I did not feel such sweet love, I maybe would not have to pain.”同樣也是if引導的虛擬語氣,上一句話體現了人們給過他的“溫暖與悲傷”,這一句則表達出他在這段悲劇愛情里感受到的“甜蜜與痛苦”。因為女孩對她的愛讓他的心充滿生機,讓他體驗到前所未有的甜美,但不得不離開她的現實又讓他無比痛苦與不舍。

第三段結尾“encounter”這個詞表示“偶然遇見,邂逅”,比“meet”更有戲劇性,也更為電影增加了神秘色彩。“such a lonely guy.’”準確地表達出愛德華此時孤單而落寞的心境,因為思念,所以愈發孤獨。
愛德華雖然不是真正的人,卻有著比人類更多的真誠與善意。當金讓他去偷別人的錢而被人們誤解,金問他為什么這樣做,他說“Because you ask me to.”

因為相信,所以回以同樣的信任,不去想到底值不值得。

窗外紛飛的大雪,掩埋了悲劇的愛情,藏著年復一年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