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病人》是一部在97年獲得9座奧斯卡金像獎獎杯的經典影片,它改編自同名小說,作者是加拿大小說家邁克爾·翁達杰,這本小說于1992年獲得英國布克獎,且在剛剛過去的7月份獲金布克獎。

書里是四個性格迥異的人——一個看不出燒傷的病人、他的加拿大籍護士、一個工兵和一個小偷——相聚在意大利一棟廢棄別墅里,影片也通過時空交錯的兩條敘述線展開一場以戰爭和沙漠為背景的愛情悲劇。

My darling, I'm waiting for you.
親愛的,我在等你。

How long is a day in the dark? Or a week?
不見天日的一天會有多長?一周呢?

The fire is gone now,and I'm horribly cold.
火熄滅了,我覺得寒風刺骨。

I really ought to drag myself outside, but then there'd be the sun.
我真想拖著病體到外面去外面陽光普照。

I'm afraid I waste the light on the paintings and on writing these words.?
我很抱歉我將電筒里的電都浪費在了看這些畫,還有給你寫信上。

We die. We die rich with lovers and tribes,? tastes we have swallowed, bodys we have entered...and swum up like rivers.
我們都會死我們與愛人、家族一同,魂歸天國,我們嘴里都有對方的味道,我們曾經靈欲合一在愛河里暢游。

Fears we've hidden in, like this wretched cave. I want all this marked on my body.
內心的恐懼像這幽暗的山洞,我要把這些永遠銘刻在身體上。

We are the real countries. Not the boundaries drawn on maps, the names of powerful men.
我們的國家是實在的,不是畫在地圖上的邊界被用強人的姓名命名。

I know you'll come and carry me out into the palace of winds.
我知道你會回來,把我抱起迎風屹立。

That's all I've wanted, to walk in such a place with you, with friends on an earth without maps.
我已別無所求,只想跟著你漫步天國,與朋友們一同去一方沒有地圖的樂土。

The lamp's gone out, and I'm writing... in the darkness.
油盡燈枯了,我在黑暗中,默默寫著....

匈牙利籍的歷史學家艾馬殊在撒哈拉沙漠考察時,結識了英國地圖繪測師杰佛和他美麗的妻子凱瑟琳。他對凱瑟琳產生了無法抗拒的愛慕之情,最終兩人投入了彼此的懷抱。

當杰佛發現后,他開著載著凱瑟琳的飛機撞向艾馬殊,躲過一劫的艾馬殊救下受傷的凱瑟琳并將她暫時安置在山洞,自己出去找救援。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燈漸漸熄滅,冰冷的洞穴除了一望無際的黑暗,只剩下凱瑟琳最后的嘆息。


詞匯:
horribly:adv.可怕地;極其
swallow:v.吞咽/n.燕子
tribe:n.部落,種族
wretched:adj.悲慘的,可憐的
boundary:n.邊界,界限
解讀:
第三句中“horribly”原意是“可怕地”,這里使用了它的另外一個意思”極其地”。這里寒風刺骨,這個詞相比于其他表示“極其”的詞“really”“quite”“rather”富有更多的感情色彩,而且也更讓人感受到凱瑟琳此刻內心冰冷的絕望。

第四句中“drag myself outside”,表示“把自己拖出去”,drag這個詞既體現了凱瑟琳傷勢之嚴重,也反映出她渴望陽光,害怕黑暗陰冷的恐懼。

第六句中“ die rich with lovers and tribes””die rich”意思為“很富有地離開”,這里指的是內心的富足,因為凱瑟琳擁有過和艾馬殊的真愛,而且會和丈夫,會和不同的種族都會魂歸天國。“tribe”愿意指“部落”,這里也指不同的種族,民族。她渴望天下一家,不再有戰爭,不再有傷亡。

第七句“Fears we've hidden in, like this wretched cave.”將我們內心隱藏起來的恐懼比喻為這幽暗的山洞,非常的形象,也能讓人真實感受到這恐懼之深。因為幽暗的山洞沒有絲毫光芒,只有深不見底的恐懼和可怕。凱瑟琳之所以一直懷有這樣的恐懼是因為出于對丈夫的責任和愧疚。“mark on”指銘記,她雖然愛著艾馬殊,但她不會忘記自己曾經對丈夫的傷害。

第八句中“Not the boundaries drawn on maps, the names of powerful men.”凱瑟琳心中的國家指的是實實在在的土地,并沒有絲毫人為界限,也不會淪為那些野心家們奪權的對象。因為這些界限分割了世界上千千萬萬的人,也隔離了我們的心。界限也就意味著對立和沖突,侵略和戰爭,而這是會涉及無數無辜的生命死去或是消亡,因而她渴望和平的土地,而非標明界限的國家。

第九句中“on an earth without maps”指“一方沒有地圖的樂土”,這片樂土指的是凱瑟琳心中的那個美好的烏托邦。這個烏托邦是一個沒有性別偏見、沒有種族歧視、沒有等級壓迫、沒有地域限制、沒有國家之分的地方,一個人們可以像風那樣自由無羈、親密無間的地方。這,也許只存在于天國,所以她去了那里。

最后一句中“go out”這里指“耗盡,熄滅”,燈火熄了,生命將止,這樣的以物喻人,更顯哀傷。

影片結尾,同車小女孩那稚嫩而純真的笑臉,就像樹叢中不時灑落的陽光,令人感到還有希望。

戰爭中的愛情,不再只是愛情;我們相愛,卻終將分離。

電影終了,汽車在行進,太陽在不斷倒退的樹木間隱現……一切是結束,也是開始。